咸鱼不咸但很闲

杂食

羽落

又名掉毛(bu)

前排叫好友 @おちさくら 就是她!这个沙雕用四川话给我念了俩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cp狗崽!

微微微涉及酒茨或茨酒无差

非常ooc!

沙雕向!

微花吐!

私设如山!如:狗子可变鸟啊什么的 。
(还有什么说就剧透了emm…

小学文笔!

被同伴拿刀逼出来的产物!所以非常难吃大家快走!(bu)

不喜勿喷!私聊找我!

综上所述,如果可以,就请?

———————————————————

晴明的庭院里有一颗大树,每个房间的窗外都能看见它。窗外的树,枫叶似火,已入秋。

晴明在树下低头不知在写些什么,小纸人在一旁扫地,时不时将头转向晴明,忽然就看到数片落叶飘到了桌上。

那树的叶本不会掉的。

将扫把轻轻放下,纸人走过去拿走叶片。

晴明看了看纸人后抬头看了看树,有隐隐约约的深红藏匿。

树下也聚集了些许式神,桃花妖和樱花妖吃着樱饼聊天,童女躺在童男身上,妖刀姬靠在树旁看着她们。

那…那位大天狗大人在哪呢?好久没看到了…

不会离小姐姐太远的妖狐这些日子却总在房间,听说还会低声说着梦呓。

真好奇啊

话说晴明之前叫食梦貘去妖狐梦里看了看,食梦貘现在也回来了,去听听故事吧。

——谢谢!观看!现在走还来得及——

“哦,你想问妖狐的梦啊?”

你在食梦貘前,点点头,俩手合并放前诚恳的看着它。

“我不记得多少了,倒也能零零散散的讲一讲。”

见它同意,你忙竖耳听。

可睡猪tm不愧是睡猪,它把故事讲完了,你也睡了一个美觉。

这可不行,去找晴明吧,刚看到晴明回房了。

——————————————————

“妖狐的梦?先给你讲点闲事吧。”

晴明打开扇子,遮住半张笑脸

“妖狐他是个好崽!很可爱的!但狐性风流,更别提妖狐。他总去讨女孩欢心,无数风流韵事,也没见他留情何处。”

“而大狗子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面就喜欢妖狐,后面一直接触,更喜欢了,却碍于大义和面子他没法开口,妖狐不知道,风流情事一码接一码的继续做,把狗子急出病了。”

病?你很着急,想知道怎么回事。

“别着急,这病奇怪,像上次茨木得的花吐,但又不是”晴明放下扇子,抿了一口茶。 你更急了 “茨木上次是吐花…大狗子这次…”晴明故意拖长音调

“大狗子这次,是掉毛”

???你彻底傻了眼

“大狗子本来就掉毛,这病刚开始也没发现,到后面,和酒吞确定关系后的茨木跑到每个式神的房间,一副告召天下的样子,不小心看到半秃的狗子”

晴明又喝了几口茶

你疑惑

“那时狗子没出过门,所以茨木发现后,我们震惊了很久。八百比丘尼还指出了他喜欢妖狐。”

“狗子面子上挂不住,就变成鸟飞走了。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化鸟,半身羽毛都是乌黑,头上有些白色的羽毛,”

半身?

“另半身秃的”平淡jpg.

“然后他去哪我就不知道了,后面便是妖狐的梦。”

————————警告————————

晴明把杯里最后一口茶喝掉,定了定神

“妖狐身边突然出现了只半秃的黑鸟,还一直在妖狐身边,但他的毛越来越少,终于有天,他的毛全掉光了。”

“就是这个秋天。妖狐看他毛都没了,就让他喝酒,醉了之后把他烤了吃了。食梦貘说,味道好像还不错。”

!?!!!??你很震惊,上蹦下跳,不敢相信。

“看着妖狐吃完,一旁的黑晴明就去告诉妖狐那乌鸡是狗子。”

你:!!???!!

晴明看着你,笑出了声,转身又倒了杯茶摆在窗边。

“这是妖狐的梦告诉我的,但事实其实是狗子变乌鸡后去找天邪鬼赤打架去了,凑巧那些日子庭院里跑来一只乌鸡,被夜叉拔掉了毛,跑掉后就围着妖狐转。”

“狗子变鸟,除了我们,式神们都是不知道的,天邪鬼赤啊,他是帮我们给树施咒让它落叶的。那样有秋天的感觉不是吗?大狗子那次是他唯一的失误,嘛,他很棒的。”

你松了口气,被一系列刺激冲傻,仍在意着妖狐的梦呓。

“担心什么呢?妖狐么?啊,那不是梦呓哦。妖狐一直在念‘大天狗好好吃,喜欢,喜欢。’呢。”

一片枫叶从窗外飘进,落在茶水中,激起波纹

“嗯…”晴明想了想

“告诉你也没事,其实大天狗早就回来了,还和妖狐在一起了。啊,这次崽崽可不是为了好吃…”

……

你转头,窗外,叶片正红似火,树间似有微微深红藏匿。

———————————————————

唠叨:

你就是你,我也不知道你是个啥破玩意!

全文你没说话!引号里面的是话!

天知道我老福特的第一篇是这破东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本是一句话的梗:大天狗掉毛,秃了之后 被妖狐当鸡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多好吃的刀哈哈哈哈哈哈哈(bu)

我还是爱狗崽的x

灵感有点像:一个沙雕文,几个1抢0,1们打架怕伤到0,把0变成了猪,1们打累了把0杀了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_(:з」∠)_(打死)